鲁南制药股权争斗升级:董事会决议要卖储备股份 掌控者张贵民再

2019-02-18 20:34 作者:公司公告 来源:尊龙体育

  鲁南制药股权争斗升级:董事会决议要卖储备股份 掌控者张贵民再次缺席

  每经记者 彭斐实习编辑 梁枭

  从地方衰落国企到中国医药工业百强,在前任董事长赵志全的带领下,鲁南制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鲁南制药)焕然新生。然而,在他去世后,鲁南制药持续的“内斗”已经让其站到了十字路口。

  “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没有一个能够控制公司的大股东。”12月25日,鲁南制药董事会成员王步强向《每日经济新闻》直言,关键在于对1600万股储备股票的处置,要么注销,要么转让。就在半个月前(12月10日),在实际掌控企业的张贵民以及另外一位董事缺席的情况下,鲁南制药董事会临时会议已形成决议,一致同意对外转让储备股份,而投赞成票的三位董事,2017年已被张贵民免除行政职位。

  在一位鲁南制药社会股东代表看来,目前的董事会已经完全不能正常运行,已失去对管理层的监督权和任免权,公司现在处于“非法运行”的状态,长期下去对公司的健康发展和规划负面作用非常大。

  “宫斗”对其战略的影响已经显现。《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调查获悉,占鲁南制药销售额近90%的仿制药,至今没有一个品种获得“一致性评价”,这也基本宣告其产品不能进入国家带量采购11个试点城市的医药市场。

  对于上述问题,一位企业管理层人士直言,“如果加大工作力度,加强协调,在两年之内还是可以赶上落下的差距的。”

  董事会决议要卖储备股权

  29年前的鲁南制药,仍是一个濒临倒闭、净资产只有19万元的小工厂,在赵志全的带领下,“小工厂”目前已发展成为拥有职工1万多人、净资产60亿元、年缴税8亿元的现代化制药集团公司。

  4年前,赵志全在去世前将大权交给了现任董事长张贵民。此后,公司的四位董事分别由该公司副总经理张则平,副总经理李冠忠,副总经理兼总会计师王步强,副总经理张理星担任。2017年3月2日,上述四名董事要求召开董事会罢免张贵民。5天后,张贵民以公司的名义免除四名董事的副总经理职务以及王步强兼任的总会计师职务。不过,李冠忠、张则平、王步强于2017年3月12日召开临时董事会,做出决议罢免张贵民担任的集团公司董事长、法定代表人及总经理职务。

  由此,宫斗大戏正式爆发,鲁南制药的董事会与企业掌控者正式分利两派。在沉寂了将近一年之后,鲁南制药的宫斗,如今又有了新剧情,并触及到了核心的股权问题。

  “没有一个能够控制公司的大股东,这种情况不利于稳定公司发展。”12月25日,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王步强如是看待鲁南制药目前最大的问题。针对这一问题,2018年12月10日,鲁南制药董事会召开临时会议。董事会成员张则平、王步强、李冠忠出席会议,社会股东代表列席,张贵民、张理星缺席。

  “目前张贵民是非法控制公司,他开不了股东大会,做决策是违法的,按照章程,一些重大投资都是需要董事会批准的。”在王步强看来,大股东的缺失是问题的症结所在。

  一位了解鲁南制药的法律界人士认为,公开信息并未出现某个显名股东的名字,该部分股权的不明晰,也正是这起股权斗争爆发的关键原因。工商资料显示,鲁南制药目前股东架构有三类,分别是社会个人股(占比48.08%)、内部职工股(占比26.22%)、安德森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德森公司”)(占比25.70%)。

  “除了外资股(安德森公司所持股),社会个人股和内部职工股,只有工商登记上是这个数,但是谁持有的哪一块,界定并不清楚。”王步强透露,股东人数至少在3000人以上。

  “从公司治理角度来看,鲁南制药当前的股权结构非常不正常,股权不明晰,1600多万股公司员工持股没确权登记到员工个人名下,公司还通过个人名下代持的方式非法持有1600多万股自持股,最大的股东外资股处于漫长的境外司法诉讼确定归属的过程中,这是造成公司混乱的根源。”鲁南制药社会股东联盟小组在给《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的邮件中称。

  值得注意的是,在临时会议召开十日前,鲁南制药董事会一份通知称:“鲁南制药储备股份(约1640.56万股,以统计为准)违法登记在张贵民名下。”

  “要么引入合作方,把这部分股份卖出,要么就是把这部分股份注销。”在王步强看来,转让应该是最好的方式,这一块股份形成一个大股东,对鲁南制药将来的发展和稳定是非常有利的。而在12月10日,鲁南制药董事会形成决议:“一致同意对外转让鲁南制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原委托张贵民、王步强、刘强、张广政、宋乘鹏、薄文雪、宋山等人代持(现均违法登记在张贵民名下)的公司储备股份。”

  作为鲁南制药企业实体的掌控者,张贵民对此却未表态。12月25日下午,张贵民在给《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的短信中告知:“我正在出差,明天(12月26日)安排公司宣传部与您联系。”不过,截至12月26日16时发稿,并未有相关人员与记者联系。

  在一位社会股东代表看来,“应该在政府的监督下依法公正公平地转让1600多万股自持股,消除违法自持行为,为公司依法治理和稳定发展奠定基础。”

  一方是在董事会中占据多数席位的元老,一方则是企业实体的操控者。鲁南制药宫斗双方在对立之时,这家企业却仍在吃着赵志全留下的老本。

  “目前社会股东对公司的管理和财务指标都处于不知情的状态,从公开信息上可以看到,这几年公司没有新的重要药品上市,处于临床阶段的新产品也不多见。”鲁南制药社会股东联盟小组认为。

  鲁南制药官网显示,公司成员企业包括鲁南厚普制药有限公司、鲁南贝特制药有限公司、山东新时代药业有限公司、鲁南新时代医药有限公司等七家子公司。现有员工1万余名,年产值达100亿元。今年8月份,在由中国医药工业信息中心主办的2018年(第35届)全国医药工业信息年会上,鲁南制药荣登百强榜第28位,与工信部2016年度中国医药工业百强企业榜单相比,鲁南制药集团在排名上前进3个位次,首次进入前三十。

  “去年卖了83个亿,赵总去世当年(2014年),鲁南制药的销售规模在54亿。”但王步强同时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这几年增长是有的,但是缺乏持续性。前述鲁南制药社会股东代表也认为:“药企发展依赖的创新能力严重不足,公司的主要盈利品种都是赵志全在世时研发的,公司在国内制药企业的位置是下降的。”

  不过今年10月,在回答《科技日报》记者提问时,张贵民提到:“再过十年,我非常希望在我们整个企业团队的努力下,在社会各界的支持下,我们鲁南能够达到千亿规模。”但鲁南制药一位高层并不认同“千亿规模”的目标。在他看来,鲁南制药占比最大的仿制药品种,至今没有一种未能通过一致性评价,影响在2019年将很快显现。

  在12月10日的董事会临时会议上,董事会直指:“鲁南制药及其子公司在重大项目投资、药品质量管理、安全生产管理等方面存在问题,出现决策程序不合法。在应对一致性评价等方面,主要领导决策失误。”

  2018年,国家在医药领域开始实施一致性评价。山东一家制药企业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药品没有通过一致性评价的线个重点城市不准参加招标进入医院。据招商证券分析,这11个城市的药品市场规模占全国的25%,带量采购针对的都是通过一致性评价的品种,这是对药企积极进行一致性评价工作的鼓励措施。

  “张贵民之前一直认为这是个伪命题,鲁南制药在正视一致性评价上,比许多小药厂还晚。”李冠忠称。对此,12月25日下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尝试联系张贵民,但截至发稿,一直未获回应。

  作为鲁南制药的重要产品,降血脂药物瑞旨(瑞舒伐他汀钙片)还没有通过一致性评价工作。医药资讯门户网站米内网11月30日发布的信息显示,目前,已有京新药业、海正药业、正大天晴、先声药业共4家企业通过瑞舒伐他汀的仿制药一致性评价,鲁南贝特和上海诺华还处于“在审评审批”状态。

  值得注意的是,一位公司高层提供的统计信息显示,瑞旨等四个品规目前的销售额,占到鲁南制药全部销售额的60%以上。据米内网数据,虽然阿斯利康仍以54.37%的份额领先市场,但在2013~2017年,鲁南贝特的瑞旨份额从9.27%上升至16.52%。

  “鲁南制药80多亿销量,过亿的产品也就十多个。”李冠忠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鲁南制药生产的药品都是处方药,也就是说,它的产品必须进入医院才有活路。

  责任编辑:刘雯(QF0023)

  85折仍无人问津 神雾集团所持2公司部分股权再次流

  投资家网·2018中国股权投资年度峰会在京召开

  优信董事会人事变动:谭海男辞去优信董事职务

  麻烦不断!海航系再陷股权冻结风波

  美团回应王兴质押摩拜股权:VIE架构的标准流程之

  美参议院拟推出临时支出决议 暂缓政府停摆危机

  监事会决议与10天前董事会截然相反 金宇车城控制

  江苏珠宝违规担保业绩亏损 金一文化放弃收购并甩

  中船科技:子公司转让中船阳光投资21%股权已完成

  飞利信控股方股权被冻结背后现“罗生门”

  台风雨来袭 这些要注意

  受台风“安比”影响,北京再次迎来强降水,大家出行一定要注意这些事项。

  “头伏饺子二伏面,三伏烙饼摊鸡蛋”,三伏来了,头伏的饺子您想去哪吃?

  裁判长着“电子眼”,足球有颗“智慧芯”……世界杯看的不只是足球,还有科技的变化。

  进入6月,漫天飞的促销红包、预售、定金、满减信息,预示着“618”年中大促即将来临。

  热浪袭城向水而行,找一个玩水的地方去消暑,北京有哪些玩水的好地方呢?

  未经千龙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举报千龙网文明办网举报热线,举报邮箱: